博彩送体验金58

浏览量:6289 时间:2018-12-11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甲午历史顾问 王记华 陈悦1894年10月24日,日本第一军突破鸭绿江防线,甲午战争战火烧过鸭绿江,战场进入中国境内;与此同时,日本第二军登陆花园口,挥军旅顺。为了加深历史研究的实地感受,寻访遗存的甲午战迹,中国近代海军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发起甲午历史辽东寻访活动。这是甲午战后120多年来,首次系统对辽东甲午陆战遗址进行的寻访、考察。封面新闻将陆续刊发本次甲午历史寻迹考察报告,今日刊发寻访第十一站,也是此次寻访最后一站:旅顺口。在旅顺口寻迹团一行主要考察了旅顺大坞和宋庆兵营两处遗迹。1894年11月21日傍晚,日军攻占旅顺后,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旅顺大屠杀。随着“海军归宿根本”旅顺口的陷落,日军将矛头开始指向山东半岛。第十一站旅顺大坞:中国近代史的一个缩影10月17日,甲午历史寻迹团辽东考察的最后一站——旅顺口。在姜广祥先生的精心安排下,寻迹团一行见到了目前仍在使用的北洋海军旅顺船坞。今天大连辽南船厂(海军4810船厂)的前身就是旅顺船坞,姜广祥先生曾参与筹建该厂的厂史馆,并亲自创作了袁保龄塑像。参观期间,寻迹团一行还有幸见到了当年旅顺港坞工程的第一功臣袁保龄的曾孙袁明军,历史再一次交汇。1881年,北洋水师在天津大沽口建立了第一座干船坞。但由于大沽及周边航道水深较浅,且大沽船坞属于小型的木坞,计划中的大型铁甲舰无法入坞修理,只能去日本保养。对此,李鸿章早已在奏折指出:“西报所讥有鸟无笼,即是有船无坞之说,故修坞为至急至要之事。”最终李鸿章决心选择在陆地群山环抱、海水常年不冻的旅顺,修建一座亚洲最大的新式船坞。旅顺大坞这一百多年的坎坷,正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缩影。寻迹团成员与袁保龄后裔袁明军(左三)、旅顺大坞历史研究者姜广祥(右三)在袁保龄塑像前合影。人民海军仍在使用进入船厂,迎面而来的是一座高大的船型坞门。据该船厂老职工、船型坞门的保护者姜广祥先生介绍,这座坞门也是一件老物件,一直用到2008年才退休。已经“退休”的老坞门。